• 
      
      
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• 高晓松那一期谈的赌球

              (ADMIN)

              2018-04-22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经本报曝光后,工商、食药监部门联合调查该药店    昨日,坡子街工商所、坡子街食药监所执法人员前往平和药号进行调查。长沙晚报记者 聂映荣 摄    长沙晚报记者 聂映荣    昨日,本报报道有人在医院病房向癌症患者及家属发放广告册,推销一种名叫“阿魏化痞膏”的膏药,宣称不化疗不手术不放疗即可“消癌肿、止癌痛、祛积水”,并引导他人前往五一广场旁的平和药号购买。其店内“教授”称,此膏药所有癌症都适用。本报报道此事后,工商、食药监部门介入调查。执法人员在检查中发现,这种每盒售价295元的“中华抗癌第一膏”,该店进货价格仅41元。    执法人员 发放此膏药广告册已涉嫌违法    昨日中午,坡子街工商所、坡子街食药监所执法人员前往平和药号调查。该店的周姓经理承认,此类膏药确实在该店销售,“我们只是经销商,不知道广告册的事,这册子不是我们发的,应该是厂家发的。”    执法人员让其联系厂家人员前来接受询问,周经理称已经联系了,但厂家人员一直未出现,周经理说:“他们不来,我也没办法!”    坡子街工商所副所长舒乐介绍,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第16条规定,医疗、药品、医疗器械广告不得含有表示功效、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等内容,发放此膏药广告册已涉嫌违反上述规定。    “教授”身份 无法提供行医证件,工作经历遭医院否认    记者此前暗访时,店内的“袁教授”声称自己是省肿瘤医院的退休医生,且在长沙珂信肿瘤医院工作过,中医西医都懂。昨日,记者向周经理询问“袁教授”的身份时,对方也称其是省肿瘤医院的退休医生。    事实上,记者向省肿瘤医院相关部门核实得知,该院从未有过这位医生。长沙珂信肿瘤医院也证实,这位“袁教授”曾经在其质控科负责过管理病历档案等工作,已于去年离职。记者将相关情况转述给周经理后,他说:“我也不清楚他之前在哪里干过!”药店另一位工作人员称:“他之前好像是上海或北京的一家医院医生。”周经理坦承,这位“袁教授”是他们临时聘用进行咨询、推销的人员,并未查看他的行医资格证件,只看过一张长沙珂信肿瘤医院的工作证。    执法检查期间,“袁教授”来到了药店。记者再次问其身份,他拿出长沙珂信肿瘤医院的工作证,仍说自己曾是上述医院及省肿瘤医院的医生。记者将求证的事情告知后,他又改口称自己曾在江西某部队医院工作过,记者追问其是否有行医资格证件,他说:“我之前有,从部队出来后,没带出来。”    随后,执法人员开始忙于检查药店资料,几分钟后“袁教授”不知去向,随其消失的还有两本关于“阿魏化痞膏”等药品的销售记录本,上面写满了购买者的相关信息。    价格揭秘每盒售价295元,实际进价仅41元    执法人员检查了该膏药进货销售的相关资料,其中一张随货同行单显示,该店曾对一生产批次的“阿魏化痞膏”进货100盒,每盒单价为41元。而该店对癌症患者家属的销售价格是每盒295元,一个疗程(一个月用量,买14盒送4盒)价格高达4130元,甚至高过该店进购100盒的总价。    食药监执法人员在调看该店库存信息时发现,该店共有过5批次“阿魏化痞膏”的库存记录,生产日期分别处于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。周经理提到,其中有些数量标记为负数的库存膏药,是顾客买了之后又退回的。    目前,坡子街工商所副所长舒乐已向该店下达询问通知书,要求该店人员于11月27日携带进、销、存记录等相关资料,前往坡子街工商所接受询问。坡子街食药监所科员徐忠称,他们也将针对该药品的质量、进货渠道、购买记录、库存等情况进行进一步调查,同时加强对辖区药店、诊所的巡查。    舒乐提醒患者及家属,切勿因为病急乱投医的心态相信这种医药广告:“没有一种药能够包治百病,更没有一种药能够包治所有癌症。”

              000333美的集团463 人们对于社交渐渐出现了更为 出现差错买家收到的商品 同期相比增长2044今年 则排名世界第10FIF